涂在烧蓝处理过的枪管上的武器油的味道数米外都能闻到。更何况不止是一件武器,而是整整一车。
  我和菲尔像同事们一样将车子里装得满满的。现在是清晨7点钟。我们的四辆不显眼的汽车6点58分就悄悄驶上了铺着沥青的停车场。没有鸣警笛,车顶上也没有闪警灯。
  肥壮的海鸥尖叫着在我们头顶盘旋,不信任地打量着我们。行李厢里武器油的气味令它们束手无策。在这一带,一旦汽车门打开来,散发的通常都是汉堡包、吉土汉堡、热狗和棉花糖的气味。
  但我们看上去也不像那些通常在这里下车的人。我们不是不停地将香喷喷的甜食塞进肚子里的肥胖的孩子们,也不是他们叼着香烟、喝着柠檬汁的大腹便便的父母们。
  我们身穿黑色野战军服,脚穿运动靴,背上的三个白色的大写字母很显眼。
  FBI
  到现在为止,除了海鸥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让那些盘旋的目光犀利的鸟感到迷惑的恐怕不是这些字母,而是我们的奇怪装束和我们带来的东西的气味。
  当我从行李厢里取出冲锋枪时,第一批海鸥转身离去了。
  它们估计是有经验了,肯定见过砰砰响的猎枪和羽毛纷飞地飘落向地面、再也没有飞起来的同类们。
  这些饿坏的鸟使劲扑打着翅膀,远远地向哈得孙河飞去。尽管是一大早,水道上已经隐约可见第一批带船了。可那里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可吃的。
  港口警察局的同事们身穿便服,貌似些游手好闲者,从他们的快艇也看不出来他们属于著名的NYPD——纽约警察局,但在甲板下和船舱窗户后却有比我们的行李厢里的东西更厉害的家伙。除了冲锋枪、手榴弹等轻型武器,他们还配有轻机枪、火箭筒和迫击炮。
  因此,他们能让目标浓烟滚滚或将它们炸成碎片,也可以用这些武器吓唬坏小子们,比如说目标准确地发射曳光弹,或准确无误地将门炸开。
  要是想的话,我们可以在那下面的游艇码头里发动一场战争。
  事实上是:我们不想要战争。
  我们只想要那条住家用船上的人。
  要是他们能自愿出来,我们就会不开一枪。但我觉得这实在是不可能。
  行动计划里是这么写的:
  需携带适当的武装,估计只有动用轻型武装才能完成逮捕计划。逮捕对象可能会武装抵抗。
  美丽而不切实际的官腔。机关里坐在办公桌旁的那些人擅长于打官腔。联邦调查局里也有这些人,他们为我们料理文字杂务。他们什么都能用官腔表达出来。这样他们就不会受到意外惊吓了,办公时打瞌睡也不会受到打扰了。
  歹徒们不会胡射一气。
  他们不是朝所有活动的目标射击。
  他们不以密集的炮火向我们乱扫。他们根本不是不可预料。
  不,他们进行武装抵抗。完美的官腔就是这么打的。
  因此听起来毫无危险,好像我们是一大早去曼哈顿的一个风景区散步似的。
  我们的动作十分小心,以避免钢枪啪嗒啪嗒碰响。停车场位于乔治·华盛顿大桥北侧一座长长的绿化带里,我们不必担心好奇的人们围观。这里静悄悄的,大桥跟游艇码头的直线距离不足百米,桥上的汽车声只是隐约可闻,因为有一道斜坡横隔在我们跟河岸之间,实际距离估计有150米。
  但水声不同于闹市区高楼大厦间的嘈杂声,它远比希望的传得远。
  因此,我们若想取得意外效果,就得步步小心。
  除了我和菲尔,参加这次突击行动的还有史蒂夫·迪拉吉奥、泽洛卡、乔·布兰登贝格、勒斯·贝德尔、弗洛伊德·温特尔和弗雷德·纳加拉。
  我和菲尔驾驶的是辆联邦调查局车队的黑色别克车。这辆车笨头笨脑,酷似美洲豹。我将我的红色美洲豹牌汽车留在了家里,动用它执行任务实在是太贵了点。
  当我周末驾着我的美洲豹兜风时,我的女朋友会心动不已,因为它是最昂贵的英国赛车之一,魅力无限。
  更别说我的魅力了。
  史蒂夫和泽洛卡开着一辆深蓝色的雪佛莱,乔和勒斯开着辆灰色福特,弗洛伊德和弗雷德开着一辆庞地亚克。
  逮捕令塞在一只皮封套里,放在我的野战军服上衣口袋里。
  四份逮捕令。
  托里尼黑帮的四名小头目碰巧聚在一起了。
  安格罗·布兰卡托。
  黎科·加斯坦查。
  弗莱迪·明吉奥。
  南朵·帕尔左尼。
  昨晚他们在船上欢庆了一个盛大的节日。我们的窃听和监视专家们真是喜出望外。很少有这么多黑帮名人聚在一块儿的。
  应该将他们一网打尽。
  一个星期前,我们就掌握了足够的录影带、照片和人证,足以逮捕托里尼手下的这些头目。区检察长和负责此案的预审法官支持我们。我们很容易地就拿到了逮捕令。
  另外我还带有搜查那艘“美女唐娜”号船的搜查今。
  那船高三层,属于卡洛·托里尼,他是同名的黑帮家庭的老大。“美女唐娜”号船的注册船主是个名叫拉弗·奥德利斯科的家伙,奥德利斯科是个傀儡,是个走卒,是黑帮里大人物们的脚蹬。
  我准备好冲锋枪,装上两夹子弹、远程瞄准镜和激光瞄准仪。我们可以不用消音器。
  我们将我们需要的其他东西背在肩上。这些装备同码头警察局的同事们所携带的一样,只是规模减小了。
  冲锋枪的备用子弹。史密斯牌手枪的子弹装在袋子里,枪别在枪套里,随手就能拔出。另有手铐、各种榴弹、保护镜、多功能刀子、对讲机。
  同事们向我们发出了信号。我们集中在黑色别克车旁对表。对完表后我打开对讲机,呼叫纽约警察局的行动负责人。
  “鹰呼叫印第安人。”
  马上就有了回音。
  “印第安人呼叫鹰。”小喇叭里传来一个生硬的男人声音。
  “4-1-0。”我回答说,这是约定的“开始行动”的暗号。
  “4-1-0。明白”对方重复一遍。
  我关上对讲机,插回皮套里。
  快艇上的同事们熟悉该计划的详情。他们即刻起观察我们,看着我们前进到河岸,各就各位。余下的一切就取决于“武装抵抗”会有多强大——或者它会不会发生了。
  “他们是不是已经将咖啡端上桌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