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了二十年的父亲年前去世后,家里就像落幕后的剧场,冷清而孤寂。
  木制的窗户早已变了形,因为长久不曾动过,他花了很大功夫才算推开,于是,窗棂上的灰尘落下来,湿热的空气混杂着浑浊的腐臭扑面而来。
  这座破旧家属楼后面正对着一条大沟,最深处一汪浅浅的河水断断续续的泛着隐隐的光,他探出身体,楞楞地望着楼下远远地黑黢黢地面,平坦处窄窄的只有一米多,紧接着就是略微倾斜的河床,上面密密麻麻地堆积着一大片生活垃圾。
  他把脚踏在窗台上,把身体伏下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纵身一跃,就会跌落下去,身体骨碌碌翻滚进河床里,停留在垃圾堆的某个地方,他的嘴角会挂着一抹紫红,脑袋下面压着一摊黑红的血迹,脖子上会缠绕着几根葱叶或其他青菜叶子,赤裸的胳膊下面也许会压着几片鸡蛋壳,猛然间,他觉得一阵翻江倒海,不行,他不能这么难看地死去。
  他颓丧地坐在床沿上,沉默良久,推开厨房的门,二十二年的煎熬,里面浸透了中草药的味道,父亲的药罐子一如半年前去世时的位置,孤零零放在石台的第二层,他贪婪地呼吸了几大口,心里竟然有一种熟悉的充盈。
  他径直走过去,提起了平放在案板上的那把菜刀,重新回到床边坐下来,半年多的闲置,刀面上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他抓起枕巾,很仔细地擦拭着,终于,把菜刀立起来对准了左腕处的动脉血管,刀刃异常锋利,闪着寒光,不可遏止的恐惧顺着汗毛孔渗透出来。
  这一刀下去,血液就会喷射出来,一簇一簇地,洒在被褥上,过两天,邻居们,也许就是大毛,会闻到臭味,撞开房门,看到他倒在血泊里,因为失血他的口唇惨白,也许他已经腐朽,屋子里会蠕动着成群的蛆或苍蝇,想到这里,他一阵干呕,挥手把落在床上的菜刀扫向地面。
  菜刀撞向地面,发出了“呛啷啷”的尖锐声响,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他愣了片刻,三十二年来所受的委屈似乎在这一刻爆发了,于是扑在床上毫无遮拦地大哭起来。
  李祥福的名字像是一种善意嘲讽,事实上从他记事起,吉祥和幸福像是不约而同携手串门去了,始终不曾回来过。
  出生后不久,母亲去世了,父亲在棉纺厂职工食堂当炊事员。十二岁那年,父亲突然瘫痪了。煎药、伺候父亲、上学,他的童年提前结束了,16岁那年,他初中毕业,顶替父亲的班,到棉纺厂当了一名炊事员。
  棉纺厂的效益越来越差,食堂经过数次裁员,除了科长,只有三个人了,都是一刀切后余下的,年龄差不多,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昨天下午科长宣布,食堂又分了一个下岗指标。他看了看,除了自己,都拖家带口,知道势在必下,心里反而有一丝刻意地轻松。
  下午,他早到了一会儿,看到科长和其他两个人在屋子里嘀嘀咕咕,开始没在意,听了几句后,脸色逐渐苍白,心里沉甸甸的。在外面绕了一大圈,他若无其事地回到单位,科长迎上来说下岗指标的事,和大家商量好了,采用抽签的方式,他点点头,“我先抽。” 几个人对视着,喜悦地交换了眼色,他随手抽了一张,果然就像他们商议好的那样,上面写着“下岗”二字,他僵硬地笑了。
  李祥福“呜呜”地哭着,酣畅淋漓,艰辛和繁重他都很自然地忍耐了,但这种被出卖后的委屈,却使他痛不欲生。楼下传来一阵怒喝,“半夜三更,嚎什么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