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蹒跚的乔治·德纳姆走在鱼鳞状的沙丘上,背部的伤势似乎越发严重了。但是,疼痛并不是最主要的感受,酷热与干渴才更加难以忍耐,如果能够换取一杯清水,他宁可脊椎断裂也毫不在乎。
  即使闷热难消,却并没有流太多的汗,大概是体内的水分早已蒸发殆尽。面目全非的脸上蒙着一层厚厚的油腻污垢,随着脂肪热量的急剧消耗,生存的希望也在一点一滴流逝。德纳姆再次感到了恐慌,同时胸口发堵,吸入肺底的沙尘似乎凝结成块,于是猛烈地咳嗽了几下,吐出了一口布满血丝的浓痰,喉咙立即奇痛无比,就像是撕开了一道刚刚愈合的伤口,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辛格黝黑的面庞流露出惊恐,黯淡的目光四下游移,像是要寻觅一片希冀所在,却被周围如坟隆起的沙包挡住了视线。
  人在前途未卜的时刻总是显得茫然无措,同时内心深处常常充满各种幻想。一旦彻底绝望,头脑反而变得极度清醒,也不会为任何不切实际的杂念所困扰。德纳姆暗忖,是到了痛下决断的关头了。
  “辛格,”他呼唤仆人,像是自语似的说,“我们再也不能耽搁了……”一边说,一边费力地解开挂在胸前的挎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随手翻开,其中夹着一张折叠整齐的羊皮纸。他将纸摊开摆在身前,上面纵横交错勾画着许多线条符号,并附有密密麻麻的注释,看起来是一幅精心绘制的地图。低头审视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甚满意,又掏出自来水笔做了几处修改,然后重新叠好,和笔记本一起郑重地递给辛格。
  “这本日记一定要妥善保管,争取亲自交给大英博物馆的奎因先生。至于地图么……”德纳姆说到这里,眼里突然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以前我已经叮嘱过多次了,想必你不会忘记吧。”
  辛格佝偻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层出不穷的沙梁之间,德纳姆的心情似乎轻松了许多,但随之而来的是一份难以释怀的惆怅,不知道遣辛格先行究竟是不是一种明智的抉择,抑或又是一个错误的延伸。只是他早已无暇费神揣测,混乱不堪的思绪如同随风扬起的沙尘飘至远方,其中,有约克希尔河畔秀丽庄园内的宁静生活,可爱的妻女如花般的笑颜,也有身遭诬陷时的错愕与愤怒,继而是深入中亚的艰辛与挫折,发现湮没千年瑰宝后的兴奋和狂喜。当然,挥之不去的还有无数惊心动魄的场景,铺天盖地的黑风暴,震撼寰宇的塌陷,同伴接二连三地惨死……
  他无助地合上双眼,口中喃喃低语:“亲爱的艾丽丝、苏珊,愿上帝与你们同在……”  青楼云集的会乐里,论起布局考究,声名显赫,首推位于里弄尽端的“媚香楼”。“媚香楼”的馆名据说是效仿明末名妓李香君的香巢,不但建筑恢弘,装潢典雅,门庭周围也看不到搔首弄姿的野鸡或咸水妹,更没有酒气熏天的地痞无赖在此逗留寻衅,出来进去的大多是气度不凡的豪绅巨贾,若没有房前高挂着的一幅意味暧昧的鲜红招牌,说不定会被误认为一座遵教守礼的书香门第。
  此刻的“媚香楼”里,除了那些人老色衰生意惨淡的姑娘,最落寞的人恐怕就数这位余老板了。他已经不太年轻,眉眼还算清俊,只是额前和两颊的皮肤略显粗糙,像是经历过一段艰辛岁月的磨砺。身量颀长而消瘦,肩膀却宽阔坚实,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他苦熬了半宿,早已饥肠辘辘,面对诱人的宵夜,顿觉胃口大开,便不客气地坐下来边吃边饮。刚喝了几杯酒,听得身后珠帘响动,紧接着一阵香风飘袭,眼前多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
  “咦,你从哪里来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