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听人把生活比为万花筒,我确有同感。因为这里本来充满和平满足欣悦的场景,又曾几何时,东变西幻,终于把安静宁谧化而为危机四伏。我嫁给了一个似乎是心目中的对象-慰人,亲爱,热情,忠心,而蓦然,我发现自己的丈夫是一个陌生人。
  我初遇彭乐石是在一个早晨,我自海滩上归来,看见他和父亲坐在工作室里;他手中拿看一个七岁孩子的赤土陶像,它是我父亲在十一年前以我作模特儿雕塑起来的。他一向说:这乃是非卖品。
  百叶窗没有拉下,二人坐在强烈阳光中适成触目的对比。我父亲如此白晰,陌生人则很黝黑。在岛上,我父亲经常被人称为盎格鲁人,那是由于他头发皮肤的美好,以及几乎是正直的表情,而且他是个脾气温和的人。也许是这个原因,我觉得他的友伴有种阴沉的气质。
  「啊,这是小女,斐文,」我父亲说,似乎他们方才谈起过我。
  他们两人都站了起来,陌生人比我中等身材的父亲为高。他握住我的手,长宽的黑眼睛带着端详审察的神情打量着我。他身材瘦削与高度颇为相配。他的头发几乎是黑的。他灵巧的眼光中有种表情令我猜想到他是在看一件什么可笑亦可嘲的对象。微尖的耳朵给了他登徒子的外形。他的脸有种矛盾神貌;丰满的双唇带着文雅与多感的气质。下颌无疑有坚决之意,挺高的鼻梁带着骄傲;混杂着眼光中幽默与恶作剧的态度。我后来懂得,因为我对他不明了才对他特感兴趣,而且我费了许多时间才弄清他是怎么样的人。
  当时我心中暗想该在去海滩前先稍加打扮。
  「彭先生来看我们的工作室,」我父亲说。「他买了拿坡里湾的水彩画。」
  「我很高兴,」我说,「它很美。」
  他伸出小雕像。「这也是的。」
  「我想这是非卖品,」我对他说。
  「太珍贵了,我相信。」
  他像是在比较我和小塑像。我父亲一定已经告诉了他-正如他对所有喜欢它的人一样:「那是我女儿七岁的时候。」
  「可是,」他又说,「我正在说服艺术家把它出售。何况他还有原本。」
  父亲相当高兴地笑笑,一向有顾客准备花钱时他便是如此。父亲对创造艺术品比出售它更有兴趣。我母亲未过世前,出售是她份内的事。我由学校回来几个月,便由我承当起这个责任。父亲会把所有作品送给欣赏它的人,他需要一个精明的女子来替他处理交易,这便是母亲逝世后我们家境贫困的道理。我回来之后,便希望在这方面加以整顿。
  「斐文,给我们杯喝的好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