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急性阑尾病人在进行常规手术后,竟然一直陷入了深度昏迷,最终变成了植物人。事发近一年后,当时的主刀医生忽然死于一场无头车祸。与此同时,与县医院同处一隅的一座古旧廖家大宅中却有人离奇上吊自杀了。
  此后,据说县医院住院部的301病房中,不时会有人看到一位身穿红毛衣的年青女子坐在病床边奶孩子。但她怀里抱的却是空无一物,最令人可怕的是红衣女子的一双眼睛竟也只剩黑漆漆的两个空洞,仿佛深不见底。不远处的廖家大宅中却总能在阴雨连绵的夜晚隐约传出阵阵凄厉的哭喊声。而在通往县城的老公路上,却有赶夜路的人说,曾听到过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长长叹息。有人说,那是当年惨死车祸的医生在找替身,凡是听到那叹息声的人都将堕入轮回。
  从此,小城被悄悄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恐怖色彩。
  第一章
  一、车祸
  从下午开始就下起了雨,天色也顿时显得阴暗了许多,天边的彤云一层紧似一层,仿佛就要压到车顶似的。车窗上的雨刷紧一阵慢一阵,单调而机械地”嘎吱、嘎吱”来回扫着切诺基前窗上的雨幕。
  (这是一条不准掉头的单行道。)
  望着前方曲折而略显不平的柏油路面和车窗外在风雨中孤单耸立的秋树,静静地从身边向后退去,彭哲忽然有种百无聊赖的感觉,一阵倦意袭上来,瞅瞅坐在旁边一直专心开车的李聪却是一丝表情也没有,彭哲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今天的感觉可真怪!”他脑海中说不清缘由地涌起了一个念头。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他连忙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这鬼地方,真他妈冷,才十一月份!”彭哲嘟哝了一句,此时李聪也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这趟车程确实漫长而乏味,早上8点钟从省城出发。除了中途加油吃了饭就一直没停下来。按说八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早该到了,可现在都快下午6点了却还没看到坪山县城的影子。彭哲抽了抽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打算眯上眼睛小憩会,刚把头靠到椅背上就忽然听到李聪闷声道”唉,给点支烟。”彭哲直起身给李聪点了支,自己也燃了一支,他平时不抽烟,才刚吸两口几呛得一个劲的咳了起来。并不宽敞的车厢里顿时被烟雾所笼罩。
  “唉,你说我们是不是走错道了,按理说早该到了啊。”彭哲此时却已倦意全消。他是省城规划设计院的青年工程师,去年刚从英国深造城市景观规划回国,加上今年年初就为省城旧城改造设计担当了主要的市内公园总设计工作,故颇受领导赏识,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
  这次是他主动请缨,应坪山县政府邀请,来为他们搞一套老城改的造设计方案。
  坪山县城离省城有600多公里,是一个偏僻的山城。1996年新县城另行选址搬迁后,距离新城20多公里的老城就就一下子空了。去年,县政府忽然发现老城原有山民种植的近万多亩梅林竟然蕴涵着巨大的经济和旅游开发价值,便硬是在全省一百多个县中,过关宰将,争得了省里的重点扶持开发项目资金,并打算今年就把老城改造为新的旅游核心区,而且专门聘请省里有关专家来帮忙搞前期调研规划。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聪打开了车大灯。自从下了高速路,这一路行来竟没遇到过一辆机车或行人,仿佛他们驶入了与世隔绝的异域。现在除了窗外沙沙的雨声和汽车发动机单调的嗡嗡声外再就只有他两的呼吸声了。
  李聪是个沉默的人,三十岁出头,是退伍下来的老汽车兵,当年就在藏区服役,对眼下的路况倒并不觉难走。他上月刚结婚,小俩口现正恩爱的不行,要不是彭哲和他是好朋友,硬拉他来出这趟苦差,他可是打死都不会来的。李聪眯着眼深深吸了一口烟,心里暗想,这路应该不会走错吧!,自己是看着地图走的,而且在上了这条老县级公路前他也是留意到路边指示牌的,但这已暗下来的天色和绵长的秋雨却让他略略升起了一种不安和困惑。
  “你说,我俩今晚会不会得在这慌郊野外的地儿过夜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