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①《辩解篇》
  我对我的朋友莫蕾拉怀有一种深深的、但却十分奇特的感情。许多年前我同她偶然相识,我们头一次见面时,我的心中就燃起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熊熊火焰,不过这火焰绝非爱情的火焰。使我痛苦不堪的是,我逐渐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清这奇异的火焰究竟是怎么回事,也绝无办法控制这火焰的烈度。然而我们认识了。命运又把我们结合在了一起,我没说起过激情,也没想到过爱。她退出尘世,与我单独厮守,给我幸福。这是一种令人惊异的幸福,是一种令人梦想的幸福。
  莫蕾拉学识渊博,聪明绝顶,才智过人。我对此感触颇深。于是在许多事情上,我甘当她的小学生。然而,不久后我就发现,也许因为她在普雷斯堡上过学,她拿给我看一些非常神秘的作品,这类作品往往被人们仅看作早期文学中的糟粕。不知为什么,她特别喜欢这类作品,并长期对它们进行研究。在她的影响之下,我也逐渐迷上了它们。
  我之所以这样,并非理性使然。我稀里糊涂地成了这些哲学的信徒,全然忘却自己,这并不是因为这些哲学理想发生了作用,也不是因为书中的神秘色彩对我产生了影响,如果有什么的话,也完全是自己走火入魔。这样一想,我便一心一意地唯妻子之命是从,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她那复杂的研究中去。然后嘛,然后当我钻进禁纸堆中,感到自己的心中燃起一种被禁的精神时,莫蕾拉就用她那冰冻的手抚摸着我的手,从这些已然死亡的哲学的灰烬中,挑出几个奇特的古字,这些古字的奇怪意思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于是我就一连几小时陪在她身边,听她用动听嗓音向我讲述这些字的意思,直到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怖之情,我的心头笼罩上阴影,我变得脸色苍白,内心深处对她那毛骨悚然的语调惊惧不已。于是,快乐之情突然变为恐怖。就像欣诺姆谷①变成了火焚谷②一样,最美丽的变成了最可怕的。
  我不必源源本本地讲述我们的研究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好长一段时间中,我和莫蕾拉的唯一话题就是这些怪玩艺儿。费希特③的唯意志论,毕达哥拉斯④的“一切都是数”,以及顶顶重要的,谢林⑤所鼓吹的“同一性”学说,这些哲学观点对极富想象力的莫蕾拉来说,都是极有意思的话题。我相信,构成一个理智者的理智的,正是洛克⑥先生的那种同一性。由于我们都明白智慧的本质是理智,由于我们的良知总是与思考一道运作,所以我们才是我们自己——所以我们才与别人不同,而我们俩却相同。但是我最感兴趣的则是个性化观点。我之所以对其感兴趣,与其说是由于它具有那种令人困惑、令人激动的性质,还不如说是由于莫蕾拉提到这种观点时的那种热烈的态度。
  ① 柏拉图(公元前428 — 前348 ),古希腊三大哲学家之一。——译者注
  ① 以色列地名,语出《圣经》。——译者注
  ② 《圣经》中记叙的耶路撒冷西南的一个山谷,是亚扪人以儿童为人祭火化献给摩洛神的地方。——译者注
  ③ 费希特(1762—1814),德国哲学家。——译者注
  ④ 毕达哥拉斯(公元前580 — 前500 ),古希腊哲学家和数学家。——译者注
  ⑤ 谢林(1775—1854),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译者注
  ⑥ 洛克(1632—1704),英国哲学家。——译者注
  但是,我妻子的态度终于有一天像符咒般地魇住了我。我无法再忍受她那苍白手指的触摸,无法再忍受她那低低的动听的嗓音,无法再容忍她那对忧郁的眼睛中的光泽。她知道这一切,但却没有责备我。她似乎意识到了我的软弱和愚蠢,笑了笑,说这是命中注定。她似乎也意识到了是什么逐渐引起了我的一种我自己尚不知晓的精神错乱,但是她对此没有做出任何暗示。
  然而她却一天天地憔悴下来。她脸上的红晕终于完全消失,额头上的青筋变得日趋明显。有一阵子,我对此十分怜悯,随后我从内心深处感到恶心,就像是注视着一个万丈深渊般头晕目眩。
  我应该说,刹那间我极为渴望莫蕾拉死掉。是的,我这样渴望了。但是她那脆弱的灵魂紧紧地附在肉体上,附了许多天,许多个星期,许多个月,直到我那饱受折磨的神经产生的怒气压过了良知。见她迟迟不死,我越来越生气,我怀着一种魔鬼的心地,诅咒这拖延的每一天,诅咒这拖延的第一个钟头,诅咒这痛苦的时刻。她的生命延续着,延续着,就像是傍晚的阴影,迟迟不肯消失。
  但是在一个秋天的晚上,天空的风住了。莫蕾拉召我到她床边。外面的大地上薄雾迷蒙,河水在闪闪发光,一道彩虹从天而降,降落在茂密的十月林中。
  “时候到了,”当我走上前去时她说。“要么活下去,要么死掉。今天是大地之子与生命之子的日子。啊,说得更确切些,今天是天堂之女与死亡之女的日子!”我亲吻她的前额,她继续说道:“我要死了,可是我却该活下去。”“莫蕾拉!”“只要你还能爱我,这种日子就不会到来。但是活着的时候被你憎恶的女人,死了以后你就会敬重她。”“莫蕾拉!”“我再说一遍,我要死了,可我心中有一种感情,啊,你曾对我莫蕾拉有过这样的感情,尽管它是那么的少!当我的灵魂离开肉体时,那个孩子将会活下去——你和我的孩子,莫蕾拉的孩子。然而你今后的生活将是痛苦的,就像柏树是活得最久的树一样,这种痛苦将是一种最持久的感觉。因为你的幸福日子已经结束了。幸福与帕埃斯图姆一年开两次的玫瑰不一样,一生中只能得到一次。由于你无视长春花和藤蔓,你将像去麦加朝圣的穆斯林身着戒衣一样,背负着大地的尸衣。”“莫蕾拉!”我哭喊道,“莫蕾拉!你怎么知道的这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