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开始的时候,天气很好。头一天战士们一个个精神抖擞,不是换,就是偷
来了一头羊。他们中间不乏渍羊肉的专家,所以中士早餐时领到了一份他生平从未
尝过的羊肉串。丹尼是个守规矩而且有远见的人,他没有多吃,而是包上几块瘦肉
带走。中尉给他指出了工作地点。公路(如果可以把蜿蜒在群山之中的一条小道叫
做公路的话)中间耸立着一块两层楼房高的岩石。不知道它是我们轰炸的结果呢,
还是神仙搬来的。但道路的交通阻塞了,需要马上把障碍炸掉,才能把道路清理出
来。
一向遵循着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活下来的原则,眼镜蛇仔细打量着那块岩石,认
定:不管它是怎么来的,傻瓜也清楚:俄国人一定会来开始清理道路的。来的不是
战士,给士兵们派来的是令人讨厌的警卫队,真主亲自吩咐要在这里把他们全部打
死。得出这样不妙的结论之后,眼镜蛇冷漠地望了警卫队的中尉一眼。那中尉正站
在一个对狙击手很合适的地方,姿态优美地张望着。丹尼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掩体,
虽然窄小却又很深,恰好容得下一个人。他仔细察看那块必须清除的石块,然后开
始琢磨怎么才能把它炸掉,同时在公路上又不留下一个以后需要填平的深坑。像平
时一样,他没有走到路面上去,而是呆在山脚下,因为路面容易受到来自山上的扫
射。
体育运动中的搏击、争斗、比赛,都是听指挥开始的,可在战场上开枪却总是
突然的。啪的一声枪响了,中尉跪着倒了下去,前额碰在一块石头上。眼镜蛇从旁
看到了发生的事情。他两下就跳到先前看中了的那个掩体里,碰到了一名战士。那
战士从早晨起就在大吃大嚼羊肉,而且脱下裤子方便,把掩体当成了茅房。丹尼朝
旁边一晃,上面飞来一阵铅弹。工兵们没来得及拿起自动步枪。中士身边根本没有
带枪,他的自动步枪和背囊放在一起,而该带的手枪,眼镜蛇原则上是不带的。手
枪在战场上不是武器,而只是一个比较有价值的目标的识别标志而已。
战斗,确切点说是屠杀,充其量持续了两三分钟。头顶上的自动步枪和机枪就
全都停止扫射了。眼镜蛇明白,阿富汗人正从山上下到公路上来,搜找武器和要他
瓦季姆·丹尼的脑袋。
他完全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原来占领他看上的掩体的那个人躺在近处,浑
身穿透了子弹。看得出来,他曾经跑去找过武器。有几个士兵企图站起身来,于是
枪声大作,小伙子们纷纷倒了下去。眼镜蛇很少抽烟,但纸烟他通常是有的。现在
不知为什么,他已经完全不想装英雄了,而是掏出烟盒,抽起烟来了。
武装人员正朝公路跑去,一边追击伤员,一边放枪,所以没有马上发现中士。
他靠墙站着抽烟,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眼镜蛇并不特别勇敢,他表现出来的是
冷漠,甚至是萎靡不振。发现一个俄国人以后,阿富汗人呆住了。不知是谁大声笑
了起来,另一个人则故意在俘虏的头顶上朝天放了一梭子。石头碎片扎进了眼镜蛇
的脸庞,他本能地擦去鲜血,继续抽烟。
多数阿富汗人在收集武器,搜寻尸体身上的东西,整理工具。其中一个大胡子
里面有一大块花白点的、不算年轻的人,同眼镜蛇站在一起,用自动步枪的枪管抵
住他的腰,面色阴沉地望着。但中士觉得他人很善良,惊慌失措,没有命令,他是
不会开枪的。一个个子高、肩膀宽的山里人在催促同伴,但站在一旁的另一个男子
却引起了眼镜蛇的注意,因为他没带武器,什公事也没干,虽然他的穿着与大多数
阿富汗人一样,但模样儿却像是欧洲人。正在指挥同伴的那位田径运动员,不时望
望欧洲人,若有所问似地,但欧洲人毫无反应,只是老望着中士。眼镜蛇觉得这个
陌生人正在决定他的命运。接下去他突然回想起了他在劳改营区里的一条规则:什
么人也不要怕,什么人也别相信,永远也不向人乞求。他用手指把烟火掐灭,把烟
蒂扔到了脚下。欧洲人走过来,仔细打量着俘虏,问道:
“为什么没有武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