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夏天特别热。夜里11点过后,微弱的阵阵凉风吹起,容易熬过酷暑的一天。
Q制钢厂的年轻董事远山荣造,今夜又因赴宴回家很晚。
旧式的横梁木门已经关闭,附近一带万籁俱寂,夜阑人静。按照晚归的习惯,他转
到后门。
荣造一边用手挥赶纠缠不休的大群蚊子,一边打开木门走进院内。他感到蹊跷,不
由得心里“哎呀”一声:廊檐下的木板套窗开了五六厘米的缝隙,微弱的光亮从那里射
进院庭。
荣造小声呼唤妻子的名字:“喂——年子!”

然而没听到妻子的回答。倏地,荣造的心头袭来一阵不安。他忙手忙脚地脱下鞋,
拉开套窗,跳过充当寝室的中间屋子。
妻子躺在蚊帐里,在长明灯的辉映下,脸色显得格外苍白。
“喂,我回来了!”
他想从蚊帐外面伸手把她摇醒,可是触到了一个硬东西,他不禁一惊。

是切生鱼片的菜刀刺进了她的左胸,鲜血渗到睡衣外面。
邻屋敞着隔扇的蚊帐内,母亲绣伊和他那刚满5岁的大女儿麻子,发出均匀的鼾声,
呼呼地睡得正甜。发生了这样的事件也没把她俩惊醒。
不大工夫,救护车到了。被害人已经气绝,救护队员拒绝送往医院,相反作为横死
事件,要求警察前来现场。荣造因是头一个发现的人,便介绍了他发现时现场的情景。
经初步调查,警察认为荣造的陈述属实。严密的搜查开始了。因为东西没被偷走,
所以怨恨和痴情的说法占了上风。列入嫌疑名单内的十几个人之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始
终不能从名单上抹掉。此人就是当天下午来安电扇插座的近邻电工饭岛贡(当时25岁)。
本人始终坚持无罪,说当晚在自己家里独自修理收音机。但,没有人证明。

另外,他深夜入浴时洗了的裤子,翌晨还在室内晾着,这一点也叫人生疑。而且他
熟悉远山家的房间陈设,家属成员,很喜欢被害人,经常黏黏糊糊,缠在身边。所以他
被认为是作案人的可能性极大。
对饭岛贡住宅进行了搜查,发现他的衬衣的胸部有小豆粒那么大的一块血迹。饭岛
说是自己的血,但经法医学的权威大野学教授的鉴定,和被害人的血型相同。仅此证据,
他便被公开审讯了。
第一审,认为证据不充分,宣告无罪。但是,检察官起诉,高等法院进行了第二审,
判他有期徒刑15年。
饭岛贡向最高法院上诉,被驳回,维持二审原判,被迫服刑了。
 

年富力强的律师笛木,从20年前杀人案件公审记录的副本上移开目光,略现倦意,
点燃了一支烟。
抬头望窗外,那熟谙的高楼大厦渐渐地隐退到幕落里。
他对20年前的这起案件发生兴趣,是两天前的事。
那天,笛木到事务所上班。事务员送上茶。他刚呷一口,一个男人闯了进来。
“您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向先生转达,请不要……”
年轻的事务员那样说着便去拦他,可是没拦住。
“不,我不是来请求辩护的。我一定要亲自见一见先生!”
说着便不顾一切地蹬、蹬、蹬地跑了进来。来人体格健壮,红脸膛。
他硬闯过传达室,来到笛木面前。高大的躯体像没处搁似的,惶恐不安地说:
“实在对不起。您很忙,打搅您。我那时蒙您多方关照……”
他脸上沁出汗珠,频频点头施礼。笛木看看来人,想起来了。从前此人曾因行骗被
捕,笛木作为官方指定的律师曾经奉陪过。他的名字叫岩本修,没错。那时就没觉得他
可恶。他说话带大阪口音,脸上总挂着孩子气,行骗的内容也不像个大人。
“又犯事了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