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山三千夫心想,即使杉田的衬衣够脏,映入自己眼帘的最初的强烈光线恐怕也并无分别。阳光移到抬起装了土的簸箕的木棒上,接着,就是泽山自己来到了太阳底下。阳光之猛烈,甚至在鼓膜上引起回响。光线并不是直接照射到耳朵里面,但在走出洞口、被阳光包裹起来的瞬间,一下子感觉到所有的声音都消逝了。被士兵们的军靴和丫巴鞋从杂草中踏出的一条小径由此延伸开去,攀过了山岗。在山岗上可以看见夏天般的白云。山岗上的小径就仿佛通往那白云似的。但是,随着自己往上走,视界逐渐开阔,白色的云朵,漂浮在更远的山头上。这一带开阔如海洋。泽山三千夫到此不久时,曾与同伴走出阵地,向旷野的远处走去。早上出阵地,又加两个晚上的露营,而一回头,仍然见到自己阵地所在的那座颇具特征的山。宽阔得令人不知所措。恐怕即使赶三天路,那白云仍在前方。尽管如此,在登上山岗的小径时,那条路仍使人觉得是通往白云。
  过了山岗顶,小径向下延伸。往下走时,刚才自己出来的那个洞穴就看不见了。在洞穴望不到的地方。好几组拖筐提棒的士兵,有的边走边说话,有的坐在路旁的草地上。两人一组、像蚂蚁一样的士兵们要从早到晚不停地运泥,到了下午,谁都不再开口了。扣除了休息的时间,他们都在不停地走。他们显然发觉这样更好受些。就是说,让自己的身体作机械性的运动更好受些。可以感觉得到,发笑也显然是一种消耗。爬出洞穴越过山岗,直至到达指定的低凹处倒掉泥土,他们的木棒都压在肩头;而归程则挪动木棒一样的腿脚。如此往复的每一天,自积雪消失的正月左右起,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之久。
  “你们是来干力气活儿的。”上面说道。既没有作为士兵的训练,又没有任务。挖洞是唯一的工作。到了傍晚,返回山谷的小棚屋兵营,泡在留守组烧的热水里,吃着留守组煮的饭,倒头便睡。早上起来吃过早饭,便又携着木棒和畚箕到洞穴中集合。相同的事每天都重复。
  士兵之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在那座山上建立阵地的意义,被挖成蜂巢一样的山头亦无绝对不会崩塌的把握。掩体、隐蔽壕、交通壕挖了很多,要使流经山脚的黑龙江对岸绝对看不见;完成之后,在山的腹部开个洞,预定要在中心部建一个用混凝土加固的指挥所。泽山他们每天运出的泥土,是预定在山腹修建房间的空间所占的泥土。此外,为何那些泥土不得弃于近处低地,必须扔到翻过山岗一公里外之处,也是士兵们不得而知的。也就是说,这是命令。士兵们必须相信,这道命令里面有充分科学的或作战方面的理由。
  “休息吧。”抬前面的杉田说道。
  从肩头卸下木棒时,畚箕上的泥洒在小路上。杉田小心地将洒出的泥捧回到畚箕上。
  “香烟。”杉田将皱巴巴的香烟递到泽山面前。泽山摇摇头,杉田便给自己点上。杉田的手指在剧烈地抖动,用了好几支火柴。他躺倒在草地上,说道:“用左肩抬吧!”
  “你为什么要操心这种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